史上最强赘婿

独孤天山

网游小说

穿越异世成为财主家的小白脸赘婿,因太废物被赶出来。于是他发奋图强,找一个更有权有 ...

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-AA+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127章:张晋杀妻!海贼王(2更)

史上最强赘婿 by 独孤天山

2019-1-8 17:13

  爱情是一场战争,总有一个人要输的。
  现在沈浪又输了。
  因为娘子不和他骑一匹马了。
  长途跋涉几百里,所以这次木兰带来了三匹马。
  闻出沈浪身上有女人的香味后,木兰首先是惊奇。
  渣男,你……你这偷腥完全不分场合啊。
  走到哪里你偷到哪里啊。
  在天涯海阁这种神圣的地方你都能找到相好的?
  木兰真是叹为观止。
  你,你这样的渣男,我还怎么守得住你不偷腥啊。
  于是她的娇躯轻轻一跃,落在另外一匹骏马上,让沈浪一个人骑。
  “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,应该一个人骑马了。”
  沈浪道:“娘子,不关我事啊!是那个女人硬要往我身边凑的,她还想要坐在我的腿上,完全是我义正言辞地喝止了她,我这个人在生活作风问题上,还是能够把持得住的。”
  “呵呵!”木兰。
  沈浪道:“我当时就严肃地说,我是一个有娘子的男人,我娘子长得又美身材又好,希望玉娘学士你自重,但是她还是硬要挨着我坐,身上的香味熏得我直打喷嚏。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我还有求于人家,我也不敢反抗啊。”
  木兰道:“呵呵,连她名字都知道了。”
  “呃……”沈浪哭丧着脸道:“娘子,我一个人骑马,会摔下来的。”
  木兰道:“不会的,你什么时候摔下来,我会什么时候接住。”
  “真的?”沈浪道:“你确定。”
  木兰道:“哼!”
  我武功那么高,接住你这个废物点心还不是轻而易举。
  沈浪道:“那我现在就摔下来了。”
  然后,这个流氓真的身体一歪,直接要从马背上摔下来。
  木兰咬牙切齿。
  真的想要让他摔个痛。
  但是下一个瞬间,她的娇躯又猛地跃起,如同燕子一般落在沈浪的马上,一把搂住他。
  “娘子,你真好。”沈浪柔声道:“在我心中,你永远都是唯一,其他女人在我眼中,完全如同路边的野花一般,采是不可能采的,顶多路过的时候不小心碰一下,沾了一点香味。”
  这是木兰第一次听到男人把偷腥说得这么脱俗的。
  跟这个夫君在一起,不但智商受到挑衅,三观都会受到洗礼。
  然后,沈浪的手忍不住再一次楼上了木兰的腰。
  太美了,天下第一美腰。
  不仅仅是细,而且充满了绝对的弹力,又滑又弹,充满曲线美感。
  不过刚才那个张玉音的腰也不错啊,虽然有些丰腴,但是触感肯定特别柔软。
  可惜啊,刚才太过于矜持了。
  不然玉音老师肯定不会拒绝的。
  要不是有别的男人盯着,她可能真的就不小心坐到沈浪腿上了。
  渐渐不小心,沈浪的双手不在木兰都腰上,一手向上,一手向下。
  木兰也没有阻止。
  反正阻止也没有用的,你就算打掉他的手,用不了半分钟他又会过来的。
  但是沈浪的手越来越过分了。
  “沈浪,差不多可以了啊。”木兰皱眉道。
  沈浪忽然问道:“娘子,你今天洗澡过没有。”
  木兰道:“昨天洗过了,今天赶路这么急,哪有机会啊。”
  “也对,也对。”沈浪不着痕迹地将手抽了回来。
  这一瞬间,木兰真的想要将这个男人打死。
  我身体让你占便宜,结果你还嫌弃起来了?
  我,我不就是一天没有沐浴吗?这不是条件不允许吗?
  前两天赶路,她几乎一天洗两次澡,洗三次牙齿。
  然后,木兰就用鼻子用力地嗅。
  心中充满了不自信。
  该不会真的有汗味了吧。
  于是,木兰加快的速度,很快到了一个山谷。
  那里有一个水潭。
  木兰直接跃下马去,拿着一整套工具,香皂,换洗衣衫,香精油,洗发精油。
  别问香皂哪里来的,也别问洗发精油哪里来的。
  “娘子,你干嘛?”沈浪问道。
  木兰咬牙切齿道:“去洗澡,免得被你嫌弃,祖宗。”
  ……
  玄武伯爵府,来了一支奇怪的队伍。
  一行十几骑,明明是深秋时分,这些人却袒胸露臂,一个个身上布满了纹身。
  为首的一个年轻骑士,更是脸上都布满了纹身。
  他的身上纹的都是女人,不着寸缕的女人。
  超过百人之多。
  他的脸上纹着一个人面蛇身的妖怪。
  明明很英俊的一个人,全身的纹身让他显得尤为邪异。
  这群人每一个都皮肤黝黑,肌肉如铁块一般。
  而且每一个人的牙齿都发黄。
  唯独为首那个年轻骑士例外,他的牙齿很白。
  腰上揣着弯刀,刀柄是黄金的,雕琢着一个女人的身体。
  脖子上挂着黄金项链,将十几个小骷髅都串在一起。
  这一行人若无旁人地纵马,将庄园内的仆人吓得到处乱窜,惊呼连连。
  巡逻骑兵大怒,金剑娘直接带着几十骑冲过来,阻止来人,娇声叱道:“何方人士,竟然敢来我玄武伯爵府撒野,拿下!”
  紧接着,又一支骑兵猛地冲伯爵府内冲出。
  是伯爵府内的副千户金呈。
  他猛地加速,手中大剑猛地斩杀而开。
  不是要杀人,而是要斩飞这个邪异男子手中的弯刀。
  “当!”
  顿时!
  金呈整个人飞了出去,一口鲜血喷出。
  手中的大剑,也直接碎裂。
  而那个全身都纹着女人的邪异男子纹丝不动,脸上依旧露出邪异的笑容。
  双方的武功差距太大了。
  他的目光先落在金剑娘的大腿上,然后腿间,腰,胸,最后才望向面孔。
  这一瞬间,金剑娘的全身仿佛被毒刺蛰过一般难受。
  玄武伯金卓出现了。
  他的身边有一个高大英武的骑士,他骑着的战马尤其高大,踩着独特的韵律。
  这个骑士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强大的力量感。
  他就是伯爵大人的义子,金士英。
  玄武伯爵府军队第一高手,实职千户,伯爵府私军副统领。
  当时伯爵府招赘婿,他曾经是最最热门的人选。
  而且,他还是整个玄武伯爵府年轻人的偶像。
  “仇枭拜见岳父大人。”那个邪异男子在马背上行礼,然后他目光到处寻找道:“我媳妇木兰呢?为何不见他来接我啊?”
  玄武伯道:“仇枭,时间未到,你来做什么?”
  这个邪异男子名叫仇枭,海盗王仇天危之子。
  仇天危,越国东海最大的一股海盗。
  越国的主要敌人是吴国和楚国,所以陆军很强,水军力量薄弱。
  而且,国君对海外的这些岛屿也不是那么看重。
  所以,除了金纣伯爵横空出世那些年,其余大部分时候,东部海域之外的那些群岛,都有海盗占岛为王。
  如今这仇天危占据了几十个岛屿,并且在最大的岛屿上筑城,自封为怒潮城主。
  他的水军势力极强,而且论领地范围,还要远超玄武伯爵府。
  这些年越国新政如火如荼,这让仇天危更是气焰熏天。
  听了玄武伯的问话,仇枭道:“根据二十几年前的契约,我来要钱啊。十万金币赔款,分三十年归还,连本带利每年九千金币。”
  仇枭挥舞着手中的羊皮纸,这是当年玄武伯爵府和怒潮城的停战条约。
  仇枭接着笑道:“另外,我来看看我的婆娘木兰啊。几年前她和我比武输了,按照我们海上的规矩,她就应该做我婆娘的。”
  接着,他拍着胸口道:“看看我胸口,木兰的身体都纹上了,就差一张脸了。我虽然睡过了几百上千的女人,但还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占据我的胸口位置啊。”
  仇枭身上纹着的几百个女人,全部是被他睡过的处子。
  不是处子,他都不会纹上去。
  还记得上一代玄武伯欠下的天文数字债务吗?
  他雇佣了三千军队和一整支舰队,就是为了效仿先祖金纣,扫除东部海面上所有的海盗,夺取群岛,扩张家族领地。
  而当时,他的对手就是海盗王仇天危。
  但是,金宇伯爵输了。
  三千雇佣军和整支舰队都全军覆灭。
  然后,整个玄武伯爵府的沿海地带,尤其是望崖岛,受到了仇天危疯狂的报复和扫荡。
  玄武伯爵府出海的任何船只,都被毫不留情地击沉。
  无奈之下,上一代玄武伯金宇和仇天危签下了《怒潮城停战条约》,赔偿对方十万金币。
  这笔赔款分三十年还清,每年连本带息九千金币。
  一般都是每年春节前一个月,仇天危派人来要钱。
  但是今年,他们却早了两个多月来。
  至于仇枭口口声声称木兰为娘子,是因为在几年前他见过木兰,惊为天人,然后直接向玄武伯求亲,并且说所有的欠款不要了,还愿意拿出三万金币聘礼。
  这被玄武伯爵府视为奇耻大辱。
  木兰大怒。
  于是,两人一战。
  当时木兰十七岁,仇枭二十五岁。
  木兰输了。
  从此之后,仇枭就口口声声称木兰为他的海盗婆娘。
  所以,每一个贵族看起来都很光鲜。
  但是真正深入了解后,几乎每一个贵族都有屈辱的历史。
  当然,从中更加可以看出金卓伯爵是何等不容易。
  每年偿还隐元会的巨债,偿还怒潮城仇天危的赔款,而且还不压榨子民,还要维持三千私军。
  就这样,他足足撑了二十年。
  家族非但没有乱,至少表面还维持着繁荣。
  若不是百年贵族的底蕴,金氏家族在二十几年前就灰飞烟灭了。
  所以贵族圈都流传着一句话。
  家族的继承人不要怕无能,也不要怕平庸,甚至不怕出现败家子。
  最怕就是继承人雄心勃勃。
  普通败家子就算一辈子,也败不掉百年的基业。
  但是一个雄心勃勃的主君,很可能一次性就将祖宗的家底全部败完。
  现代地球也有这样类似的说法。
  一个豪富之家,不怕儿子吃喝瓢,甚至不怕你去吸什么东西。
  最怕的是什么?
  最怕你去创业,最怕你想要将家族产业扩张,登上新辉煌。
  那样反而可能会倾家荡产。
  上一代玄武伯金宇就是这样的人。
  他一心想要恢复先祖金纣的荣光,结果做出了远超自己能力的决策,几乎将金氏家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  当年签订了怒潮城停战条约后不久,悲愤交加的金宇就死了。
  金卓继承了玄武伯爵之位。
  因为接受了父亲的教训,金卓行事变得尤其保守,甚至是古板。
  但也正是如此,才让玄武伯爵府渡过了二十年前那一次致命危机。
  经过了二十年的经营,至少玄武伯爵府的根基再一次坚若磐石。
  若不是因为新政的原因,玄武伯爵府的百年基业已经彻底稳了。
  玄武伯道:“仇枭,距离每年的还款时间还有两个多月,你来早了。”
  仇枭道:“谁都知道,玄武伯爵府覆灭在即!我若两个多月后再来,玄武伯爵府大概就剩下一具尸体了吧。”
  金氏家族濒临末日。
  不仅仅周围的贵族这样认为,就连海盗王也认定如此。
  仇枭道:“而且我还想要将我婆娘木兰带走呢,我可舍不得她跟着你们一起死,更舍不得她被越国国君打入教坊司。”
  玄武伯面孔一寒道:“士英,动手。”
  金士英拔出大剑,战马加速,朝着仇枭风驰电掣而去。
  仇枭依旧骑在战马之上不动,英俊邪异的面孔依旧在笑,目光带着不屑。
  两人瞬间交错。
  金士英大剑猛地斩下。
  仇枭弯刀闪电划出。
  “当!”
  一声巨响。
  火星四溅。
  金士英的大剑猛地断裂飞了出去,胸前铠甲出现了一个裂口,一抹血迹。
  而仇枭胯下的战马一声惨鸣,口鼻溢出鲜血,一对前蹄直接跪了下去。
  ……
  徐家内!
  徐家主七孔流血,不敢置信望着女婿张晋。
 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,嘶声问道:“为,为什么?你可以退婚,为什么要杀我?”
  张晋淡淡道:“岳父大人,我可以丧偶,但……不能悔婚,我家是要人品的。”
  徐光允又猛地喷血。
  而且此时喷出来的血已经全部是黑色。
  “张晋,你比沈浪还要毒,你们比沈浪还要毒啊。”
  沈浪虽然毒,但是从来都是对敌人狠。
  而张晋对自己人也如此之狠毒。
  徐光允充满不甘地嘶吼。
  最后口中黑血喷溅了一床,暴毙而亡。
  这药剧毒,仅仅不到半刻钟。
  临死之前,徐光允真的后悔了。
  自己不该如此野心勃勃的,和权力勾结在一起可以,但是……勾结得太紧密了。
  这完全是与虎谋皮。
  他徐光允之所以有今天,并不是因为得罪了沈浪这样的敌人。
  而是因为他得陇望蜀,选择和张翀这样的恶狼结亲。
  张晋看着徐光允惨烈的死状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  从怀中掏出了一份遗书。
  上面完全是徐光允的笔迹。
  遗书上写到:沈浪害我家破人亡,贤婿为我复仇,为我复仇!
  ……
  杀了徐光允之后。
  张晋再一次来到了徐芊芊的绣楼。
  芊芊娇柔曼妙的身躯躺在被子里面,依旧能够看出迷人的线条。
  满屋都是芳香。
  这真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大美人。
  足够聪明,足够狠辣。
  而且对权力足够的崇拜。
  真是一个良配啊。
  张晋脑子里面,不由得浮现出徐芊芊的一笑一颦。
  真是很美的啊。
  身材如同杨柳一般,却又有几分丰腴动人。
  肌肤如雪。
  鹅蛋面孔,吹弹可破,娇艳可人。
  可惜啊……
  我张晋没得选择。
  他来到床边上坐下,轻轻抚着徐芊芊的香肩。
  入手滑腻,如同羊脂,芳香迷人。
  “芊芊!”
  徐芊芊仿佛已经睡着了,但还是本能地应道:“嗯,郎君。“
  声音很甜美,很脆弱,充满了依赖感。
  这声音,真是让人迷醉,让人心疼。
  张晋柔声道:“芊芊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  徐芊芊本能地想要用脸蛋磨蹭张晋的手,但睡梦之中力气不够。
  “芊芊你睡吧,睡着之后什么烦劳都没有了。”
  张晋温柔道。
  然后,他起身离开。
  徐芊芊依旧闭着眼睛酣睡,但是泪水不断从眼眸滑落。
  张晋走出房间后。
  顿时出现了几个黑影,在徐芊芊的绣楼上泼油。
  然后,将所有的房门都紧锁。
  张晋用火石点燃了一片丝绸,隔着房门淡淡道:“芊芊,别怪我,我没的选择。”
  然后,他将着火的丝绸扔了下去。
  瞬间,火焰燃起。
  整个绣楼都被泼了油。
  片刻之后,徐芊芊的整个绣楼熊熊燃烧。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  里面,绣楼里面传来一阵惊呼。
  ……
  注:第二更送上,我继续写第三更,依旧争取十点多上传。
  好想去看电影啊,可惜一点时间都没有,呜呜!
上一页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