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上最强赘婿

独孤天山

网游小说

穿越异世成为财主家的小白脸赘婿,因太废物被赶出来。于是他发奋图强,找一个更有权有 ...

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-AA+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329章:浪爷一怒,诛杀全族!

史上最强赘婿 by 独孤天山

2019-2-9 18:33

  (谢谢叶月神五万币打赏,拜求保底月票呀!)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残暴的箭雨猛地洒落。
  箭矢轻而易举撕开皮肉,刺入身体之中。
  无数地痞流氓纷纷倒地。
  顿时间鬼哭狼嚎,鲜血满地。
  而这些地痞流氓渣战斗力也显露无疑,平常欺行霸市的时候厉害,遇到军队的时候就如同一坨屎。
  两波箭雨之后,倒在血泊中几百人。
  没有想到啊,竟然真杀啊。
  之前大家闹事也不是一两次了。
  阻止兰疯子和兰氏十乞丐参加科考的时候大家就闹事了,文武举放榜无数地痞流氓还闹事了,后来落榜考试哭圣庙的时候大家也闹事。
  但从来都没有大开杀戒过啊。
  都是法不责众啊。
  这次我们明明是有理的一方,明明是沈浪骗钱,我们来讨回公道的,竟然真的杀人了?
  “跪下,跪下!”
  苦头欢下令。
  一万城卫军大吼:“跪下,跪下!”
  顿时,还没有死的地痞流氓纷纷跪在地上。
  苦头欢一之指后面的那些权贵纨绔,寒声道:“跪下,全部跪下!”
  纨绔子弟们顿时不满了。
  我们什么身份?我们在场中人超过一般家里都是勋贵,你区区千户而已,平时和我们一起吃饭都没有资格的,现在竟然还想要我们跪下。
  一名伯爵之子走了出来,淡淡道:“这位将军,家父是恩远伯爵。沈浪骗钱,我们只是来讨回公道这难道也有错?长平侯的城卫军也未免太跋扈了吧,让我们这些贵族子弟下跪?恐怕你还受不住吧……”
  苦头欢拿出名单,看了一眼那人道:“恩远伯爵的第三字,程前?”
  那名贵族子弟倨傲道:“正是!”
  苦头欢冷喝道:“跪下!”
  程前一惊,他可是堂堂恩远伯爵府的公子,区区一个城卫军的千户竟然敢让他跪下?
  “你好大的胆子,我就算在太子府里面,也不用下跪的。”程前寒声道。
  苦头欢一挥手。
  涅槃军两名武士上前,猛地王程前膝盖一踢。
  “砰!”
  他猛地跪在了地上。
  此刻,沈浪终于出现了。
  所有人望向他的目光咬牙切齿,恨不得扒皮拆骨。
  沈浪直接走到程前的面前。
  “你压根就没有买过黄金龙血,你是一个书生,国子监的学生,为何也要来我家里闹事?”沈浪问道。
  程前冷笑道:“你敢做,不敢让人说嘛?”
  沈浪道:“我做什么了?”
  程前道:“你骗了我们大家的血汗钱,我们难道就不能讨回公道吗?沈浪你为了逃脱罪责,竟然出动城卫军大开杀戒,此举简直天怒人怨?今日你能够那城卫军为你消除罪恶,明日你是不是可以指使城卫军造反了?”
  真不愧是贵族书生啊。
  泼脏水玩得很溜啊。
  沈浪目光看了他一眼,叹息道:“可怜,可怜……”
  程前大怒道:“我有什么可怜的?我是堂堂恩远伯爵府嫡子,身份不比你这个小赘婿更高?”
  沈浪道:“恩远侯爵府的爵位轮不到你,想要走科举之路,但是你才华太一般了走不通。想要去投靠太子却又不受重视,于是就选择了投机,主动来到我家里闹事,希望太子能够看到你的表现,提拔你一把。”
  这话说中了程前的痛处。
  “你沈浪又能好多少?你还不是投机?你还不是投靠了宁政作为晋升之阶?”程前怒道:“你还不是为了荣华富贵?你又能比我好得了多少?”
  ‘
  沈浪没有理会这些话。
  只是拿过了名单,淡淡道:“程前,你在国都有生意,有一个当铺,但却是夺来的。而且你还做房贷生意,为了追债曾经打断了七个人的腿,还打死了两个。”
  这话一出,程前心中一颤。
  沈浪拿过红笔,在程前这个名字前面画了一个叉。
  程前一惊,这画叉是什么意思?
  苦头欢二话不说,直接拿出了国君的诏书。
  这诏示不是圣旨,而是写给整个国都的老百姓看的,到处都要粘贴。
  上面写得清清楚楚,最近国都不宁,匪徒作乱,手段猖獗,触目惊心。为了让万民安居乐业,为了还国都朗朗乾坤,正式开启春雷行动,扫荡一切罪恶。
  这份诏示写得很白,确保让所有老百姓都能看懂。
  但是上面的大印却非常惊人,国君之印!
  这代表着所谓的春雷行动,根本就不是天越提督府的行为,而是来自国君的最高意志。
  “傻逼,你死了!”沈浪淡淡道。
  顿时,两名城卫军二话不说,直接上前为程前戴上镣铐。
  这位恩远伯爵府的公子浑身如同筛糠一般,足足好一会儿才嚎叫出声。
  “沈公子饶命,沈公子饶命啊……”
  “我愿意戴罪立功,我愿意检举揭发,我愿意投靠五殿下啊……”
  沈浪不屑,真当长平侯爵府潦倒至此吗?什么阿猫阿狗都收?
  接着来,沈浪目光望着众人。
  然后,他的手指开始点人。
  “那个……还有那个,脸上有疤的那个,眉毛只有一半的那个……”
  随着他的指指点点,涅槃军二话不说,直接进去拿人。
  短短片刻,一下子就抓出了二十几人,全部都站在沈浪面前瑟瑟发抖。
  沈浪早已经记住这群人了。
  这些人就是他们骂得最狠最难听。
  让沈浪去卖腚,让沈浪妻子去接客,这些话都是他们骂出来的。
  泼粪也是他们做的。
  沈浪搜寻记忆,然后惊骇地发现,这里面有一半竟然都是当时和他打赌吃十斤屎的地痞流氓。
  打赌输了之后,沈浪将近千名地痞赶到城外最大的一个沤肥池里面,溺死了一大半,幸存下来几百人。
  而眼前有十几个人,都是当时的幸存者。
  真是奇怪了。
  被粪池淹没尽一刻钟,应该是终身难忘的教训吧?
  应该会害怕到灵魂深处吧?
  按说幸存下来,应该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,应该爱惜生活、爱惜生命,不敢再来招惹沈浪的啊?
  那事情才过去多久?
  半年吧!
  这些人就都忘了,又来招惹沈浪?
  人真的就那么健忘的吗?
  对,人就是那么健忘。
  有些人刚刚坐牢出来,不到三天又犯罪了。
  有赌徒刚刚断指立誓说绝对不再赌了,结果三天之后又去了,当时手上断指的纱布还没摘呢。
  沈浪拿过名册。
  然后有些惊呆了,宁政的工作竟然做得这么细致?
  为了这次春雷行动,简直拼命了啊。
  眼前这二十五人,整整有二十四人在名单之上,只有一个人不在名单。
  沈浪问那个人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说嘛!”
  那个人浑身颤抖,我,我,我……
  “我不是流氓啊,我之前没有犯过错!”
  沈浪道:“那你之前是做什么呢?”
  那人道:“我是跑堂的。”
  沈浪道:“那为何出现在这里,让我去卖腚,让我娘子接客还钱,都是你骂出来的。我没有招你惹你,为何要骂我呢?”
  那个人吓得裤裆直接湿了。
  “因为我相亲失败了,姑娘家看不上我。”那人道。
  沈浪道:“就因为这个,你就要诅咒我,诅咒我还没有出生的孩子?诅咒我的妻子?”
  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反正我就是心中很愤怒,我就是想要去弄一个女人,我就是要发泄。”
  这个人一边吓得屎尿气齐出,一边表情凶残。
  这个模样看得沈浪都有些头皮发麻。
  现代地球也有不少这样的人,平时看着老老实实,但是对世界充满了无限的仇恨,忽然有一天就会做出骇人听闻之事。
  “叫什么名字,说嘛。”沈浪道。
  那个人拼命摇头。
  我不说,我死也不说。
 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道:“他叫张禀!”
  沈浪名单上添加上一个张禀的名字,然后画了一个叉!
  苦头欢拿过名单。
  城卫军将这二十几人拉倒墙角之下!
  “跪下!”
  “刷!”
  手起刀落!
  人头落地!
  空气中,传来了无比骚臭的味道。
  很多人吓尿了。
  苦头欢再一次大吼道:“陛下有旨,这次春雷行动一定要彻底,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死角,不管你们家族爵位有多高,功劳有多大,统统没用。跪下……”
  一声雷霆大吼。
  在场权贵家的纨绔子弟,纷纷跪在地上。
  沈浪拿过了名单。
  目光朝着这些权贵纨绔扫视而去。
  被他目光扫中的人,直接浑身战栗,几乎都要昏厥过去。
  这几乎是死亡直视啊。
  太可怕了。
  在场纨绔子弟,哪一个人手下没有养着几个地痞流氓,哪一个没有欺男霸女?哪一个没有做过坏事?
  国都治安的恶化,有一大半都是因为他们而起的。
  大多数地痞流氓出来祸害,倒是有一半是为了他们干脏活的。
  只要上了这个名单,然后画一个叉。
  一条性命就算是交代了啊。
  沈浪还真的在一个个名字上画叉。
  国君的意思也很明显,这次春雷行动不能只仅仅针对地痞流氓,帮派的巨头们也要杀一批,还有他们背后的权贵也要杀一批。
  要杀得他们胆寒。
  马上就要倾国之战了,国都已经要彻底清洗得干干净净。
  否则当战局出现变故的时候,更容易出现乱子。
  沈浪画一个叉,就代表一条人命没了。
  冤枉吗?
  不冤枉!
  宁政的工作太细致了,又或者是这些纨绔子弟的活太糙了,杀人放火之事都没有多少掩饰。当然不是他们亲自动手,但却是幕后指使者。
  你说小流氓可能还有被错杀的。
  但是这些权贵纨绔,绝对没有半个冤枉。
  整整花了几十个大红叉。
  然后沈浪问道:“诸位仁兄,听说我骗过你们钱?”
  全场死寂。
  不说话?
  沈浪又拿起红笔,来到一个纨绔的面前蹲下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说嘛……”
  “没,没,没!沈公子怎么可能骗我们钱?没有的事,没有的事!”
  沈浪道:“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”
  那个纨绔子弟道:“那些钱是我们主动捐献的,马上就要爆发大战了,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更何况我们享受国恩呢?所以我们主动来送钱,主动来捐饷了。”
  沈浪道:“哦?真的吗?”
  “真的,真的。”那个纨绔子弟拼命点头。
  沈浪道:“我果真没有骗过你们钱?”
  “没有,没有!”那个纨绔子弟拍着胸口道:“谁敢这么污蔑沈公子?我第一个不答应,我王陵跟他拼了。”
  哦,你就是那个王陵啊。
  看不出来,挺机灵啊!
  沈浪道:“那所谓的黄金龙血是什么意思呢?”
  那个纨绔王陵道:“沈公子见我们体虚,所以专门配制了补药给我们。我喝完之后,身体果然好很多,谢谢沈公子,谢谢沈公子。”
  沈浪道:“那六千金币,果然和黄金龙血完全无关?”
  王陵拼命摇头道:“完全无关,六千金币是我们主动捐的。那个金灿灿的补药,是沈公子无偿送给我们的。”
  沈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王陵,你很好,你不错。”
  接着,沈浪拿出了一份自愿捐饷光荣书,道:“王陵,你主动捐献六千金币军饷,这很好,国君也会高兴。但不能做好事不留名,来来来,签下你的名字,我要做一张大大的光荣榜,凡是捐饷之人的名字,都要写上去,光宗耀祖啊!”
  “对,对,光宗耀祖!”王陵接过笔,在自愿捐饷光荣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还按上了手印。
  “王公子不错,不错……”沈浪道:“这份捐饷光荣证拿回家去。”
  然后,真的有一个红本子递到了王陵手中。
  “回家吧,回家吧!”沈浪道。
  王陵叩首道:“谢谢沈公子,谢谢沈公子,我一定会珍惜这份荣誉的。”
  然后,他捧着这份捐饷光荣证飞快跑了。
  城卫军的包围阵果然让出来一个缺口,让他跑了出去。
  王陵一口气跑出了好几里地,然后蹲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  太不容易了,我终于活下来了。
  吓死我了,爹啊娘啊,吓死我了!
  长平侯爵府之外。
  有人搬来了一张桌子,沈浪索性现场办公。
  “你们当中还有谁是主动捐饷的啊,都上来签名按手印,然后领着光荣证书回家吧!”
  顿时,这些纨绔子弟纷纷上前签字。
  钱是很重要,但是命更重要啊。
  这次被骗了六千金币,就……就这么算了吧。
  沈浪这个畜生太可怕了,惹不起啊。
  不但骗你的钱,还要你的命。
  眼前这架势已经很清楚了,不签字按手印的,你就走不了了,就会成为春雷行动的打击对象。
  什么?你是清白的?身正不怕影子斜?
  我呸!
  顿时,这群纨绔纷纷排队签字,表示自己是自愿捐赠六千金币,完全是为国分忧,沈浪根本就没有骗过他们钱。
  签字归签字,但这些人心中却破口大骂。
  沈浪你这个小畜生太毒了。
  卑鄙无耻,生孩子没有py啊。
 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让他们内心也不敢骂了。
  又一个纨绔子弟上前要签名,表示自愿捐饷的。
  结果沈浪挥了挥手道:“不,你不用签了,来人拿六千金币来。”
  很快,一箱子金币摆在面前。
  “你的钱我们不收的,我们会送到你家去,如数归还。”
  这个纨绔一听,顿时魂飞魄散。
  这是什么意思?
  我,我连钱都送不出去了?
  “张安世是吗?你犯了滔天大罪,还试图用钱买平安,你把国法当成什么了?肮脏的交易吗?”沈浪一声大怒道:“春雷行动的名单上有你,让你家准备后事吧!”
  这话一出,这个纨绔拼命跪地磕头。
  “沈公子,沈恩公,沈爷爷,饶命啊……”
  “我是自愿捐饷的啊,我也要爱国啊,沈爷爷饶命啊!”
  沈浪一挥手:“拿下!”
  城卫军上前,直接将这个纨绔戴上镣铐,塞入囚车之内。
  在场众多纨绔子弟再一次吓尿了。
  原来……愿意收我们的钱,愿意骗我们的钱,还是看得起我们啊。
  有些人连钱都送不出去啊。
  于是这些人心中哪里敢再骂沈浪,拼命地祈祷。
  沈浪千万不要还我钱,千万不要啊。
  就让我顺利签名,顺利把钱捐了吧。
  但是总有倒霉鬼,每个三十个人中,就有一个揪出来还钱,戴上镣铐塞入囚车。
  整整两个时辰后。
  上千名纨绔子弟全部签字按完手印,拿着自愿捐饷的光荣证书,嚎啕大哭回家了。
  从今以后,沈浪骗钱一事就休要提起了。
  你们都是自愿捐钱的,甚至还哭着跪着求捐钱。
  三十个倒霉鬼成功要回了钱,但是却要丢了命。
  杀鸡儆猴!
  至此,上千纨绔围攻沈浪一事正式结束。
  所谓沈浪骗钱一事,也彻底终结。
  留下了几百具尸体也很快被清理干净。
  但至少在很长时间内,都无人敢靠近长平侯爵府了。
  因为这里死了太多人。
  ………………
  沈浪这边发生的一切,仅仅只是春雷行动的一部分。
  他这边显得有些荒诞。
  而国都大部分地方的春雷行动,就显得肃杀凝重。
  全副武装的城卫军进入国都的瞬间,就引起了彻底的震动。
  然后!
  所有城门关闭。
  城卫军按照名单,挨家挨户破门抓人。
  胆敢有反抗者,全部格杀勿论。
  一时间,国都风声鹤唳。
  过去几个月横行跋扈的地痞流氓,帮派势力,几乎被连根拔起。
  而且这春雷行动不仅仅在国都范围内,渐渐辐射到周围的城郡。
  短短几日之内,就抓捕了上万人!
  几乎所有的大牢都被挤满了。
  大理寺,平安县,万年县,提督府,甚至天越中都督府,都要派出大量的官员进行公开审案。
  根据国君的意志,一切从严。
  所以,刑场上每天都在杀头。
  一开始还有围观者,后来已经没有人敢围观,看得头皮发麻,连做噩梦。
  每天都有大量的囚车离开国都,罪责稍稍轻一些的罪犯,全部被送去各个矿场服劳役。
  所有百姓看到,之前横行霸道,厉害无比的大侠豪杰们,纷纷如同死狗一般,要么被砍头,要么被流放。
  你这个强人有武功?
  那就更惨了,直接手脚筋全部挑断,再送去矿场。
  国都内的许多帮派巨头,平时完全称得上是呼风唤雨,下面徒子徒孙无数,稍稍一句话,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。
  市场上的规矩,青/楼里面的规矩,人市上的规矩,车行的规矩,通通他们说了算。
  不听话,说封杀你就封杀你,说将你沉河就沉河。
  这些强人,有些甚至有官身,民军千户是起码的,甚至有人还有黑水台的编外身份。
  这些人一个个家财万贯。
  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便是,这国都地界上没有我们办不成的事,地面上的事情官家说了算。地面下的事情,我们说了算。
  就是这么嚣张。
  张召被罢免宁政担任天越提督府之后,国都的治安极具恶化。
  罪魁祸首便是这些帮派巨头。
  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张召张目,就是为了显示宁政的无能。
  让天下人看看清楚,之前张召提督在的时候,国都的秩序是多么好?百姓安居乐业。
  现在宁政上台之后,国都大乱,民不聊生。
  可见宁政是多么的无能,甚至他根本就是一个坏官,赃官。
  事实上,他们的策略还真成功了。
  国都的百姓纷纷对宁政破口大骂,他们不会去寻找国都大乱的根源,就只会被舆论所引导。
  也幸亏是国君意志坚定,看问题深刻,换成一个昏庸一点的君王,宁政的前途也基本上就算是完了。
  这群帮派分子一边搅乱国都,一边向太子和三王子献媚。
  祭天大典,宁政的表现前所未有的完美。
  那么这些帮派巨头可有收敛吗?
  他们震惊了半天,然后……愈演愈烈。
  祭天大典后三天,国都治安恶化到了极点,劫掠和杀人案,绑架案出现了几百起之多。
  市面上更是大乱,让宁政这个提督府焦头烂额。
  不过,这些帮派巨头这样做,倒是另有目的。
  他们想要和宁政谈判,就如同之前和每一任的提督谈判一样。
  为了争取更有力的条件,当然要给宁政巨大的压力。
  所以那几天国都的恶/性/案/件才会此起彼伏。
  然后,他们就等着宁政派人上门和他们谈判。
  这些帮派巨头们觉得国都没有他们不行,地下的秩序一定要他们来维持。
 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,宁政的反应竟然如此激烈。
  如此大开杀戒?
  几十年前所未有的大扫荡。
  而且国君亲自下旨,甚至绕开了黑水台。
  事前真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,等大军入城,风暴开始的时候,他们再想要应对已经晚了。
  一个又一个帮派被连根拔起。
  每天都在杀头。
  这些帮派巨头纷纷去拜见自己的靠山。
  结果……全部吃了闭门羹。
  宁政在朝中没有靠山,这是劣势,但也是优势,因为没有利益牵扯。
  有尚方宝剑在手,他想杀谁就杀谁,谁来求情都没有用。
  当然,一开始肯定是有人求情的。
  朝中文武大臣,第一次屈尊降贵去求见了宁政。
  第一次和颜悦色,口口声声说留个方便,日后定当回报。
  这些官员的级别都很高,资格也很老,本以为宁政肯定会照顾他们的情面。
  毕竟我们都是大佬啊,你是一个没有根基的王子,我们给机会欠你一个人情,你还不赶紧接着?
  结果,宁政铁面无私。
  谁的面子也不给。
  秉公办理,该抓的抓,该杀的杀。
  这下子一来,触怒了许多大佬,但也让人心中震惊。
  没有看出来啊,宁政这么有种?
  他不是要夺嫡吗?竟然这么丝毫不顾众臣的情面?
  没有我们的支持,你还怎么夺嫡啊?
  那么宁政是怎么想的?
  他是真正心底无私天地宽!
  他只做事,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。
  剩下的人情世故,他不管。
  甚至夺嫡是否成功,他暂时也不管。
  想要做事,就不能瞻前顾后,怕得罪这个,怕得罪那个?
  那样还做什么君王?
  但是大火这么烧下去,会没有边界的。
  甚至可能会烧到自己头上来!
  ………………
  折梅帮!
  听上去名字很文艺,他们做的是人买卖。
  当然不是贩卖奴隶,这是犯法的。
  但是许多豪门贵族买小厮,买奴仆,青楼里面买女人等等生意是可以做的。
  而且这还是一个暴利生意。
  折梅帮做的就是人市生意,从西域运来女人,从大山深处运来的原始民族的女人等等等。
  每年涉及到的金钱非常巨大。
  这些生意本也不算违法。
  但是……做这种生意之人,也基本上是没有天性的。
  为了利益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
  这群人和叫花子帮合作,叫花子满天下去拐骗孩子,然后卖给折梅帮。
  折梅帮培养个好几年后,将这些孩子在十六七岁之前,高价卖给豪门。
  这次春雷行动,宁政就在折梅帮的各个秘密基地中,拯救了几百个孩子。
  丧尽天良啊!
  一怒之下,宁政下令斩杀了几百名拐骗孩子的乞丐。
  然后,通过这些叫花子帮的账本,查到了折梅帮。
  而这个折梅帮的靠山竟不是别人,卞逍公爵的三儿子卞擎。
  这可是卞逍公爵的亲儿子,曾经在国都念书三年,去年考中了武进士,去北军担任千户了。
  他在国都的时候,卞妃可是视为己出的。
  这下子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看着宁政。
  你不是铁证无私吗?
  现在牵扯到卞妃的人,牵扯到卞逍公爵的儿子,你怎么办?
  你还能秉公执法吗?
  结果!
  宁政甚至没有请示国君,直接下令抓捕折梅帮众。
  整个折梅帮都被连根拔起!
  然而,折梅帮主只是表面上的主人,它真正的主人是一个大才子怜花公子连锦!
  连锦!
  此人名声仅次于帝国大使云梦泽。
  写下了无数优美诗篇,被国都青楼视为偶像。
  就是属于那种睡花魁不要钱,对方反而要倒贴的那种大才子。
  他不仅仅是文举人,还是武举人。
  真正的文武全才,今年二十三岁。
  没有任何要出仕之意,也不参加会试,每天就是写写诗,醉在花丛之中。
  简直是偶像级人物。
  而且他还有一个身份,卞逍的侄女婿,卞擎的至交好友,同学同窗。
  当宁政查到他竟然是折梅帮幕后主人的时候,完全惊呆了。
  这个人名声很好的,翩翩佳公子啊。
  甚至在宁政心中,此人是自己人,未来等到他的地位再稳固一些,他会亲自去招揽这位怜花公子的,甚至觉得未来尚书台上都有可能会有他的位置。
  没有想到,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,竟然是这位怜花公子所为。
  他写下了多少优美诗篇啊?
  他何等温柔啊,对女子怜惜,对贫民怜惜。
  他的名声简直比沈浪好了十倍都不止。
  这些孩子都在三四岁,就这么被从父母身边拐走,简直丧心病狂。
  知人知面不知心,这位翩翩公子竟然是如此之禽兽豺狼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沈浪家中迎来了两个客人。
  卞逍公爵的侄女,还有卞逍三公子的至交好友怜花公子连锦。
  沈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怜花公子。
  白衣胜雪,果然是浊世一佳公子啊。
  怜花公子很矜持潇洒。
  “沈公子,三日之后,我要举办一个诗会,届时你和云梦泽一起去?凑个趣儿……”
  “不去!”沈浪冷声道。
  怜花公子一愕,沈浪这是狗脸吗?完全不知道做人的?
  顿时间,他和妻子脸上的笑容也就冷了下来。
  怜花公子道:“沈公子,你去劝劝宁政殿下如何?”
  “不行!”沈浪道。
  怜花公子冷道:“沈公子,人这辈子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倒霉的,所以尤其需要朋友的帮助。”
  此时,卞逍的侄女卞沁直接道:“沈浪,折梅帮的生意,卞擎也有份子的。他是我叔父卞逍公爵的骄傲,卞妃对他视如己出。你莫非是要将火烧到卞擎身上,烧到卞妃身上吗?到那个时候,后果你承受得了吗?宁政要夺嫡,最大的靠山就是我们卞氏,他头脑不清醒,你作为谋士大脑也不清醒吗?”
  沈浪端起茶杯道:“送客!”
  怜花公子脸色一变,冷冷道:“沈浪公子,这次春雷行动很好,让整个国都干干净净,夜不闭户,百姓人人称颂,已经非常成功了。但水至清则无鱼,火最后会烧到你头上的。折梅帮的事情我不干净,不但会牵连到卞氏,还会牵连到你的,在这个案件上你……也不干净!”
  这话一出,沈浪不由得一愕。
  “这是折梅帮的秘密账本,沈公子看清楚,金山阁是不是你家的产业,掌柜是不是每个月都给你送钱?折梅帮的生意金山阁也有份,你沈浪也不干净,你每个月也从折梅帮收钱的。”
  沈浪拿过账本一看。
  果然记录得清清楚楚,这几个月时间内,折梅帮所在的怜花阁都在向金山阁拨款。
  有人真是处心积虑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啊。
  把灭绝人性的生意往他身上推。
  此人的背后,不止是卞擎啊,复杂得很。
  这次春雷行动扫到折梅帮,所以把这个雷提前引爆了。
  怜花公子连锦望着沈浪道:“如果我出事,那这个账本也大白于天下了,你也逃脱不了。所以沈浪,我不能出事啊!你去找宁政说说吧,我相信你的本事一定会让他回心转意的!”
  说吧,怜花公子连锦拍了拍沈浪的公子,大笑着朝外面走去。
  “沈浪,一条线上的蚂蚱,千万不要引火烧身哦!”
  沈浪顿时一笑道:“行,放心,我一定会说服宁政殿下的。”
  “沈公子真是识时务,告辞了。”怜花公子连锦带着妻子离去。
  沈浪挥了挥手。
  几个人影走了进来!
  “准备一下,杀光这连锦全族,包括卞沁在内!”
  “是!”
  “十三!”
  沈十三走了进来。
  “隐元会势力在三天后会全体出动,会对我做出一个大动作。”
  “那一天我要将隐元会总部,夷为平地!”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注:第一更送上,我吃点饭然后继续码字!今天一定超过一万五!月票榜超级紧张,诸位大人有票的话请千万出手相助,糕点膜拜!
  随往L三万币打赏,谢谢贝哒哒,罪傲,洗菊只为有缘人,皮皮虾我们跑,无极日代,khronous,,看写书不容易等人的万币打赏。
上一页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